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» 代表工作 » 代表风采 » 内容

中国式养老的探索者

中国式养老的探索者

——记烟台市人大代表、烟台美航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朱文龙

孙为刚



未富先老——中国式养老路在何方

2010年5月,一个偶然的机会,烟台市人大代表、烟台美航科技园有限公司总经理朱文龙得到一个信息:山东慈善总会要选址建设一个省内最大的养老中心。

得到消息,朱文龙的心久久不能平静。

70后的朱文龙虽说年纪不大,但在福山的企业界也算小有名气。上世纪九十年代末,他从化工贸易做起,组建了自己的公司。2003年,他以敏锐的目光描准了旧城改造项目,主动请缨,承担了福山城区原东华钢管厂旧城改造项目。项目占地面积80余亩、建筑面积15万平方米。接受任务后,他与工程技术人员夜以继日地靠在工地上,组织施工、监督工程、严把质量关,确保每项建设达到优质标准。在他的精心组织下,寓意“美好生活在这里起航”的美航花园小区提前交付使用,并被评为烟台市优质工程,同时得到了搬迁群众的交口称赞。

接着,朱文龙又主动承担了王懿荣广场建设项目。这是福山区委、区政府为推动经济文化强区建设打造的重点项目,项目占地49公顷、总投资4亿元、建筑面积4万平方米的。项目主场馆由福山博物馆、王懿荣纪念馆等8个艺术馆组成,拥有爱国主义教育基地、甲骨文字研究中心及书法绘画展示、收藏、研究、鉴赏等文化设施,是福山区繁荣文化事业、发展文化旅游产业的崭新平台。通过2年多的建设施工,2014年8月11日,王懿荣广场交付使用,成为福山区集综合展览、文化教育、观光旅游、休闲娱乐于一体的多功能综合性文化场所。

正在公司房地产产业风生水起之时,善于思考的朱文龙却想到了产业的转型。人无远虑,必有近忧。作为企业家,朱文龙在企业的鼎盛时期又在考虑企业的未来。

正在此时,一个偶然的机会,他获得了省慈善总会拟选址建设全省最大的养老中心项目的信息。获此消息后,他立即向区领导作了汇报,得到支持后,他立即着手考察调研,进入项目的前期筹备工作。

人人都会老,家家有老人。截至2013年,中国60岁以上的人口达到2亿,占总人口数的14%,预计“十二五”期间将超过18%。几乎每五个人中就有一个老人,老龄社会已经逐渐走来。与此同时,中国虽然GDP总量居全世界第二,但人均GDP却在80名以外,还处于发展中国家的行列。“未富先老”成为中国人年龄结构的一个特色,也将带来十分尖锐的社会矛盾。如何在资金不足,老龄化社会提前到来的条件下,走出中国特色的养老模式?养老地产、老年公寓、社区养老,许多有识之士正在努力探索各种养老模式。党和政府也将养老事业列入重要议事日程,在积极创造条件,解决这一重大社会课题。为政府分忧,替子女尽孝,作为人大代表,朱文龙感到肩上担子的分量,他决心探索出一条的中国式养老的新路。

千里之行——中国式养老路在脚下

多年的商海打拼,朱文龙养成了扎实、执着的行事风格。目标确定之后,朱文龙马不停蹄地开始考察。

广东、广西、海南,每个省选择两到三家养老项目,朱文龙紧锣密鼓地考察国内养老市场。在国家民政部、国家老龄委,也日益频繁地留下了这个年轻人的身影。在短短5个月的时间里,朱文龙先后考察了国内二十多家养老机构和项目,对国内养老的现状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。为了开阔视野,朱文龙还走出国门,先后到韩国、日本、加拿大等国考察国外养老事业。每到一地,无暇顾及名胜古迹,无心流连异国风光,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,在日本考察,来回仅用3天时间。

2011年3月10日,烟台乐天养老中心项目经省发改委批准立项。

在接下来的规划设计过程中,朱文龙把他的所思所想与设计人员密切沟通,以便让老人们享受到更为细致周到的服务。其中“两条毛巾”的故事让多次参与养老项目设计的设计人员铭记于心。由于种种原因,老年人的口腔和身体异味众所周知,也为一些人所诟病。朱文龙的“两条毛巾”是一种比喻,着眼点是增加卫生设施,消除老年人的身体异味。一是厕所,一是卫生间。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朱文龙提出,在楼层设计上要合理规划,按楼层、按定员,设计足够的浴室和卫生间,让老年人彻底摆脱身体异味,活得更为舒适,更有尊严。

2013年5月8日,规划占地4000亩、总投资60亿元,集专业系统养老服务、医疗保健、康复服务于一体的复合型健康养老项目——烟台乐天养老中心全面开工建设。项目因投资大、档次高、功能全、模式新,被省政府列为2014年全省重点项目之一。项目建成后,将满足3万老年人的养老需求。

自从项目开工,朱文龙的心就拴在了工地上。除了在公司处理日常事务,其余时间全部靠在了工地上。平日里,早餐是全家人难得凑到一起的温馨时刻。自从项目开工后,家里早餐的餐桌上,妻子就很难见到丈夫的身影。每天清晨,他就悄悄起床,自己驾车赶到工地,他的身影经常和早班的工人一起出现在工地上,了解进度,现场办公,解决施工中遇到的难题。

乐天养老中心项目一期分为A、B两个区,共规划建设23栋建筑,其中21栋建筑已全部开工,并以平均五天一层楼的速度快速创造了烟台的“乐天速度”。到2014年底,21栋建筑主体封顶,工程投资达到12亿元,建筑面积39万平方米。预计到明年,这个超大型养老项目就可开门纳客,投入使用了。

去年6月9日,工地上走来一批来自省城济南的客人,他们不是一般的参观者,而是省立医院的领导和专家。作为集公益事业、养老产业为一体的社会公益项目,朱文龙致力将项目打造成全省养老的示范点。在原来的规划中,只有较为简单的社区医疗点,而老人们的医疗需求,特别是失能老人的医疗和护理需求无法得到满足。能否引进大医院,建立分院,既解决地段医疗资源的不足,又能满足养老需求?朱文龙几次奔赴济南,与省立医院洽谈。省立医院也在探索社区养老和老年病学的相关课题,双方很快达成合作意向,一座10万平方米的综合医院纳入规划,并将于年底动工建设。护理失能老人、实行临终关怀,许多人没有想到的,朱文龙都想到了并在努力做到,一个“医养结合”的中国式养老模式将在这里诞生。

在建设乐天养老中心的同时,朱文龙也在思考中国式养老的全方位、全过程。乐天养老项目再大,也只能容纳3万老人,大量散居在社区、生活在家庭的老人们如何养老?在大量考察调研的基础上,朱文龙提出了“机构养老、社区养老、居家养老”的“三位一体”社会化养老模式,并已经付诸实践。

位于夹河之滨的福惠小区是一处新建小区,社区综合楼的正门上方,一行醒目的大字映入人们的眼帘:乐天社区老年人日间照料中心。

这是乐天养老服务中心的一个分支机构。

托儿所,人们司空见惯,而这所社区老年人日间照料中心,就是一所服务周到的托老所,一种崭新的养老模式正在这里变成现实。

休息室里,床位整洁,环境优雅;娱乐室里,琴声悠扬,鼓乐齐鸣,爱好吕剧的社区的老人们正在这里排练;食堂餐厅,设施齐全,功能完备。阅览室、书法室、棋牌室、健身房,多功能厅,老人们可以在这里打牌、下棋、品茶、听音乐……

这个日间照料中心,主要是为社区60岁以上居民提供膳食服务、个人照顾、保健康复、休闲娱乐等日间托养服务,“白天入托接受照顾和参与活动,晚上回家享受家庭生活”。社区的健康老人和半失能老人均可入托,多元化、亲情化的养老正在这里变成现实。子女们上班前将老人送来,下班后将老人接回

【95518】——是省电信部门核发给乐天社区老年人日间照料中心的公众服务号。对居住在家里,尚有部分生活能力,又不能完全自理的老人,朱文龙也考虑到了这一部分老人的养老需求,上门送餐、理发、料理家务、清洁卫生、购物、辅助洗浴、护送看病等等,有这些需求的老年人及其家人均可拨打【95518】,日间照料中心会提供预约服务。

能想到的,都想到了;能做到的,在尽力做到。朱文龙表示,我的所作所为,就是要探索出一条中国式养老之路,为政府分忧,替子女尽孝。

责任与利益——“两难”之中探索前行

医养结合的先进理念,细致入微的整体设计,日新月异的工程进度,让烟台乐天养老中心项目尚未竣工,就已闻名遐迩。中国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、中国国际养老院院长协会将其定为“全国爱心护理工程建设基地”、“全国异地养老定点接待基地”,一些国外养老机构也纷纷前来考察、洽谈。

作为项目的投资者、建设者,朱文龙的心情并不轻松,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依然萦绕在他的心头。

在烟台美航股份有限公司简朴的会议室里,朱文龙向我们敞开了心扉,说出了心中的思考。

养老是个社会问题,作为企业家,有责任为解决中国的养老问题出把力。但是,企业毕竟不是政府,也不是慈善机构。企业要生存,要发展,必须有盈利,而乐天养老中心项目赢利的着眼点在哪里?朱文龙在实践中探索。烟台乐天养老中心并不是单纯的养老地产,把房子盖起来、卖出去,并不是朱文龙的最终目的,为社会探索出一条符合国情的中国式养老之路,才是朱文龙追求的目标。而这个庞大的工程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,工程开工至今,已经投入十几个亿,这些资金都靠企业自筹和银行贷款解决,仅资金成本每年就高达一个亿,这部分成本将在哪里消化,至今是个难题。一方面是社会责任,一方面是企业利益,朱文龙在“两难”选择中探索前行。

“未富先老,这是中国的国情,我理解。我现在最迫切的愿望是,党和政府尽快出台扶持养老产业的法律、法规、政策,从政策法规层面上给与我们大力支持,让我们在探索中国式养老的道路上走的更远。探索之路,充满艰难,有先烈,有先驱,我希望成为事业有成的先驱,而不是倒在半路上的先烈。”面对来访者,朱文龙半开玩笑地说。

中国式养老是个大课题,是篇大文章,朱文龙的实践也许只是破了题,开了头,我们有理由期待他交出一份出色的答卷,写出一篇内容充实的大文章。